白狐文学 > 资讯 > 主角是宋初宇文乾的小说《梦回金枝欲醉》在线阅读

主角是宋初宇文乾的小说《梦回金枝欲醉》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0 18:00
小编今日推荐梧桐树的这本女频小说《梦回金枝欲醉》,该书讲述了宋初宇文乾的故事,本站有《梦回金枝欲醉》最新章节:宋初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回忆,刚刚的彩霞是宋芊芊身边的二等丫鬟,平时总是为了讨宋芊芊的欢心折磨她。可惜她当年没有看清楚宋芊芊的丑恶嘴脸,要不然她们母女俩何至于落到如此境地?“小姐,小姐!”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梦回金枝欲醉第3章:罪魁祸首

眼见彩霞的背影渐渐走远,宋初收紧手指,愤怒的神色渐渐消减,陷入沉思。

她做了十年的王妃,久居上位,以至于差点忘记了如今的处境。现在的她连一个丫鬟的地位都不如,若是不暂时隐忍,恐怕自己将会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按照她前世的记忆,两年后宋初将会被父亲作为一枚丝毫不起眼的棋子,嫁给当时看起来与皇位毫无关联的二皇子宇文厉。前世宇文厉狰狞的嘴脸再一次从眼前闪过,宋初眼中恨意滔天,紧紧地咬起嘴唇。

宇文厉,宋芊芊。你们欠我的,我都要一笔一笔讨回来!

宋初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回忆,刚刚的彩霞是宋芊芊身边的二等丫鬟,平时总是为了讨宋芊芊的欢心折磨她。可惜她当年没有看清楚宋芊芊的丑恶嘴脸,要不然她们母女俩何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小姐,小姐!”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何等熟悉,宋初带着些疑惑转头看去。

是云晓,母亲在世时宋进贤碍于母亲的苦苦央求而拨给她的唯一的一个丫鬟。宋初不禁鼻子一酸,云晓跟着她吃了数不尽的苦,最终却没能跟着她一起离开,在她出嫁之后选择了投井自杀。

当时她还傻傻地伤心了好久,道是云晓没福气。她只恨当初没有早点看清楚某些人的真面目,出嫁的时候没有坚持带走云晓!

这么想着,宋初看向云晓的神情就更多了几分怜惜。

云晓丝毫没注意到面前的小主子的神情变换,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还散发着热气的馒头,送到宋初嘴边。

“小姐,您就吃点儿吧!夫人虽然去了,可是夫人必定不希望看见小姐因为夫人的离去而绝食啊……"云晓噙着两眼泪,苦苦哀求着。

宋初冰冷的心中蓦地有些温暖弥漫开来。她点点头坐直了身子,接过馒头小口小口地吞咽下去。

看宋初吃得专心,云晓情不自禁微笑起来。手臂因为偷馒头被打的鞭伤还在火辣辣地疼痛,可是这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云晓,我以后绝不会让你受苦的。”宋初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眼神好似无意般瞟过云晓的手臂。

云晓忍不住含着眼泪微笑。小姐才十三岁,就已经很懂事了。

和云晓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宋初陷入了回忆。

她的母亲原本是江南的一个戏子,宋进贤奉旨南巡的时候遇见了母亲。原本宋进贤不敢让大夫人知道这件事,只是将母亲养在府外,没料想母亲竟然很快就怀了孕。

当时宋府子嗣单薄,抱孙心切的老夫人不知怎的得知了这件事,便做主将母亲接到了府里来。谁料想盼了半年,竟只生下一个女儿,宋进贤失望透顶,便再也不到宋初母女俩这里来。

府里的夫人们越发得意,纷纷欺负到宋初和母亲头上来。她的母亲虽是在戏班长大,但性子温婉善良,只知道如何唱戏,攻算人心一概不知。很快母亲就失去了宋进贤的喜爱,被送到整个相府最荒凉的后院来。

宋初自小在相符后院长大,受足了丫鬟婆子的欺负,只有府里的大小姐——宋芊芊偶尔会关心一下她,给她送些吃的用的来,因此宋初也就格外感激宋芊芊母子两个。

尽管衣物是旧的,食物也很差,可是宋初已经很感激了。

母亲得了伤寒的那天宋芊芊刚好打后院过,看两人实在凄苦就命人送了汤药来。母女俩感恩戴德,宋芊芊却只是温柔一笑。

“哪里,宋初是我妹妹,这是我应该做的。”

可是母亲的伤寒还是一天一天加重,在宋初被污蔑偷了簪子之后又不知受了何等的虐待,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只留下宋初一人。

当时她整日里伤心得昏昏沉沉,竟然没有想到这层关系。现在想来,必然是那汤药中有问题!

可恨宋芊芊还亲自来安慰宋初,整个相府尽是赞扬相府大小姐品德高尚,尊老爱幼。自己也竟是傻乎乎地信以为真,在小小的宋初心中宋芊芊就如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般。

但万幸的是她命数未尽,上天使她识破了这些人丑恶的嘴脸,重生而来。一切真的能像上一世一般如宋芊芊所愿么?

正在轻声诉说府里状况的云晓话音一顿,觉察到小姐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就连眼神看起来都带上了些许凶狠。

“小姐?”云晓试探着喊道。

宋初猛地回神。现在宋芊芊在府里说一不二风头正盛,报仇的事情还应当从头计较。为了保护自己和云晓,她一定要先隐忍。

“我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了母亲。”宋初清澈的双眼里似乎闪动着一丝黯然,却是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

她的眼泪,早就在上一世就流光了。这一世,她发誓不会让那些欺骗她,背叛她的人好过!

云晓想到已经去世的四姨娘,心中也是一阵黯然,轻声安慰道:“小姐,人死不能复生,况且夫人能够有小姐这么孝顺的女儿,夫人想必也已经很欣慰了!”

宋初抬起纤细的胳膊,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以掩饰眼中的悲愤,轻声道:“是啊,我不能伤心。”

云晓发现往日忠厚善良的小姐今日神情却古怪得很,竟莫名地觉得后背发凉。

这是怎么了?她只是被大小姐身边的婢女叫去了半天,何以小姐竟会变得如此陌生起来?难道是又有人欺负了小姐不成?小姐一向是忠厚的性子,别人说什么也只是放在心里难过,不肯轻易说出口。

“小姐……”云晓勉强开口,声音里是说不出的惧意。

“嗯?什么事?”宋初开口,努力地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柔和一些。虽然云晓是她现在最亲近的人,但是她重生这件事依旧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没,没什么。”

云晓甩了甩头,暗道她一定是看错了。小姐一向没什么心计,更不要说是露出这样凶狠的表情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