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文学 > 资讯 > 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小说-南汐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无删节阅读

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小说-南汐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无删节阅读

时间:2019-07-09 16:30
讲述凌亦霆跟沐之瑶故事的小说《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出自女频作者南汐之手,《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精彩剧情有:安歆听到了耳边传来是愤怒的声音,她艰难地睁开眼睛,结果看到了一群人神色憎恨地在她的面前,甚至有人已经拽着她的手臂,有种要拉她去死的感觉。“你,你们是谁……”安歆艰难地开口,声音嘶哑无比。

重生影后:凌少,请指教第2章:她是谁

“杀了你,杀了你……我们要杀了你!”

“你快把歆女神还给我们!”

“你必须要偿命!”

“……”

安歆听到了耳边传来是愤怒的声音,她艰难地睁开眼睛,结果看到了一群人神色憎恨地在她的面前,甚至有人已经拽着她的手臂,有种要拉她去死的感觉。

“你,你们是谁……”安歆艰难地开口,声音嘶哑无比。

可是,这个声音一出来,她的脸色就变了。

这声音……貌似不是她的。

可是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那些人就憎恨地说:“你居然问我们是谁?我们的歆女神都被你给害死了,你居然问我们是谁?”

歆女神?

这不是粉丝们对她的称呼吗?

安歆的眉头皱得死死的,她不就是安歆吗?这些人为什么说她害死了自己。

突然,一股刺痛的感觉从安歆的脑袋里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段有一段陌生的记忆。

她是安歆,但是这个身体,不是安歆,而是一个叫做沐之瑶的女生。

昨晚,她开的那辆有事故的车和一辆车撞了,开那辆车的人,就是沐之瑶。

那她现在,是在沐之瑶的身体里吗?安歆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那苍白的皮肤和空荡荡的病号服,脸色惨白了几分。

而这个时候,走廊的屏幕播放了新闻的声音传来。

“昨晚9点,著名女演员沐之瑶在和平大桥遭遇车祸,当场死亡……”

当场死亡,当场死亡……这四个字,传入了粉丝的耳朵里,让他们忍不住流泪。

而安歆差点都站不稳,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她,安歆,死了……

“你赔我们歆女神,你要给我们歆女神偿命……”许是这个新闻引起了这些粉丝的愤怒和悲伤了,他们一个二个悲愤地把安歆给围住。

看着他们的神色,安歆一点不怀疑他们脸上的杀意。

她很想解释,她就是安歆,可是,她知道根本就不会有人愿意相信她的。

她还不能死,她还没有找害死她的安巧还有江景枫报仇呢!

安歆摇了摇头,然后就想要跑出去。

可是,那些悲愤到极致的粉丝们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有人拉住了她的头发,有人拉住了她的肩膀和手臂,就把她给拖走。

路过的病人看到这一慕,都被吓到了,根本就没有人敢过来帮安歆,因为这些粉丝看着就是都没有了理智了。

救命……安歆的眼里闪过了绝望。

就在她要被拖走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尽头的转角处,一群黑衣人走过,站在他们中间,那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身形挺拔的身影,是他,凌亦霆!

安歆的眼里闪过希望,她朝着那边大喊:“救我!”

声音很痛苦,带着渴望,那个男人,显然是听到了她的求助,但是脚步,却不曾停下一点儿。

“凌亦霆,救我!”安歆倔强地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大声地喊出了那个名字。

她的声音落下,那个挺拔冷漠的身影可算是停下来。

许久,那个身影慢慢回头,一个凉薄甚至是冰冷刺骨的眼神就这样精准无比地停在了安歆的身上。

在看清楚凌亦霆的那张脸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像是呆住了一样。

这到底是一张怎么样的脸,轮廓锐利明显,眉骨略高,琥珀色的眼睛,幽深无底,鼻梁挺拔,一张薄唇勾勒出它主人的薄情,整张脸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一般,毫无瑕疵。

被他的冰冷的眼神给对视上了,安歆的心头猛然一颤,好可怕的眼神,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跟着屈服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

在这里,只有这个男人才可以帮到自己。

所以,她艰难地用口型对他说:“救我!”

她那倔强的模样落入了凌亦霆的漆黑瞳孔里,在那里是起了一丝波澜,但是却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动容。

那些粉丝虽然认出来凌亦霆是凌家的大少爷了,但是看到他没有要帮安歆的意思,他们也就放心了,就抓着安歆的头发要继续把她给拖走。

头皮的刺痛,让安歆痛苦到整张小脸都揪了起来了,但是她还是用倔强的眼神看着凌亦霆。

“救我,我可以帮到你……”安歆气息微弱地对他说道。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凌亦霆锐利的眼神还是可以分辨出她到底说了什么。

他幽深的瞳孔里闪过了几分波澜,嘴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

呵,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可以帮到他凌亦霆!

安歆在赌,她的指甲都抠出血来了,但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她在赌,赌凌亦霆会不会救她!

就在安歆快要完全被拖走的时候,那个不为所动的男人的薄唇终于动了:“救她!”

他这两个字从薄唇里吐了出来,那些保镖的眼里瞬间闪过了锐利,他们身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就到了安歆那边,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那些在愤怒尖叫的粉丝给隔离开来。

安歆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终于可以呼吸一点儿空气了,而这时,她的眼前却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