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文学 > 资讯 > 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小说-香橙橙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无删节阅读

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小说-香橙橙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无删节阅读

时间:2019-06-25 10:10
讲述陆北则跟乔清欢故事的女生小说《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出自女频作者香橙橙之手,《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精彩剧情有:要不是看他满脸傻样,陆子默几乎都有些怀疑陆北则这是故意的!或许是因为害怕,又可能是因为乔清欢看都不多看自己一眼,陆子默的怒火不打一处来。

婚宠百分百:老公,请入怀第十五章 暴走的陆子默

乔清欢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子默,那一群滑溜溜的黄鳝冲陆子默一拥而去。

她被吓得完全叫不出来,心中十分的惊恐,此刻乔清欢只想随便在厨房里找一把刀抹脖子。

陆子默被陆北则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大跳,两眼猛地一瞪,看向陆北则的目光带上了些许错愕之意。

要不是看他满脸傻样,陆子默几乎都有些怀疑陆北则这是故意的!

或许是因为害怕,又可能是因为乔清欢看都不多看自己一眼,陆子默的怒火不打一处来。

“草!”他咬牙爆了一句粗,看向陆北则的目光染上了无尽的嫌厌,不耐烦的道:“你个智障!”

“你知不知道黄鳝这玩意儿滑的很!”

“你从现在抓到明天早上,能抓个三条来,老子把自己的头发都给剃光。”

若不是有个乔清欢在现场,以陆子默那爆脾气,铁定要先把陆北则一脚踢倒在地,再狠狠的辗轧他那张看了就让人倒胃口的傻脸,陆子默的心里才会好受那么几分。

陆北则一听,立马怂了,千千万的委屈一窝蜂涌来,将他淹没了个遍,嘴角一抿,眉头一皱,分分钟从保护媳妇的大傻子变成了个需要被媳妇保护的小怂货。

他往乔清欢背后一躲,把她的衣角一牵,耷拉着脑袋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想着那条小蛇不愿意回水箱里,肯定是因为它太孤单,想和朋友们一起回去。”

陆子默被气乐了,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呵,傻子真不愧是傻子。”

“我亲爱的哥哥,以前的你意气风发,雷厉风行,要是知道自己如今会变成个实打实的傻子,脸色该会有多精彩啊?”

陆子默这么一说,再一幻想陆北则那吃了屎一样的脸色,心情顿时大好,说到最后还笑出了声,笑得畅快淋漓。

陆北则仿佛被塞进了委屈的罐子里,那一副手足无措、委屈又无助的样子惹的乔清欢心里一抽。

这样的陆北则……真是像极了以前的她。

那种“明明是自己家,自己却像个寄人篱下的外人”的委屈,她也真真切切的经历过。

“二少。”她声音清冷,语气客客气气的,“你大哥的智商毕竟和常人不一样,行为举止也难免会有些常人无法接受。”

“还请你……不要太过生气。”

让陆子默包容一下她老公的话,乔清欢不会说,也不想说,毕竟对方是想方设法要害陆北则的豺狼。

乔清欢没忍住替自己的傻老公解围,略微柔弱的声音携着几分坚定,看了陆子默一眼,满眼的警惕与小心翼翼。

这让陆子默有点受不了。

像乔清欢这样娇小又清纯的小女人,他还真的没有尝过,他身边都是主动爬上床的女人。

越看乔清欢,陆子默就越是按捺不住那份想在床上狠狠欺负乔清欢的心思。

“嗯……”陆子默把乔清欢从头打量到了脚,陷入了yy之中,无法自拔。

陆子默发出了冗长的沉思声,看上去似乎在好好的考虑乔清欢所言。

“我,我会和北则一起把厨房收拾干净,你……你可以先离开。”

乔清欢真的很不想跟陆子默共处在一个地方。

陆子默的眼神过分暧昧,说话时也是刻意在把话题往男女之事上带,看到黄鳝都说比陆北则强,明摆了就是仗着陆北则是个傻子,仗着她是个柔弱女子……才会这么欺负人!

倒不是乔清欢过分矫情,而是她真的承受不来一个欲望满眼的男人用带着邪意的目光打量自己。

陆子默看出了她的抵触,不但没有产生半点放弃之意,征服的欲望反而更上一层楼。

“没事,我不介意。”

“反正这些鳝鱼只是在地上爬行,也没多脏,洗洗之后照样美味无比。”

“我还可以帮忙处理一下。”

陆子默又在开车,可是乔清欢还是找不到什么确凿的证据。

她一时又恼又羞,心里已经把陆子默给骂了个狗头淋血,可是嘴巴上却是半个字都没蹦出来。

她心头难受,有怒不敢言。

陆北则似乎觉察到她的情绪不太对劲儿,又从她背后出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媳妇不怕不怕,你把它们想成玩具蛇就好啦!”

乔清欢的恐惧点又被戳中了。

她面色煞白,不自主的挽住了陆北则的手臂,把脑袋微微往他的手臂上一埋,“不要乱挑起我那些不好的回忆。”

小时候大家都知道她怕蛇类爬行动物,因此总会三天两头的被恶作剧,什么样的昆虫都有。

陆北则嘿嘿一笑,“没事没事,媳妇,你要是怕那些东西,就多玩一玩,玩多了就不怕啦!”

乔清欢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陆子默在旁边跟风嘲讽,“傻子就是傻子,思维永远都这么清奇,跟常人无法比拟。”

陆子默虽然在吐槽陆北则,但视线从头到尾都黏在乔清欢的身上,暧昧又露骨。

陆北则听了陆子默这话,有些不太高兴,嘴巴一抿,克制不住自己的倔意。

“我,我可以!”说罢,陆北则就把乔清欢护在了自己身后,继而愤然道:“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而且用不了多久!”

大有几分要证明给陆子默看自己能收拾好残局的架势。

陆子默看了就只想笑,比了个‘请’的手势。

陆北则压低声音哼了一声,撸起袖子就干。

陆北则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狼崽,两腿一撒,打了鸡血似的开始玩起了捉黄鳝的戏码,乔清欢被吓的躲到了厨房的某个角落里。

陆子默看了看那位经受恐惧的美人,再看了看狂抓黄鳝的傻嗨,一度怀疑人生。

怎么就让这种傻子,误打误撞的娶到了这么清纯动人的妻子呢?!

陆北则毕竟是个傻子,动作难免粗鲁又粗糙。

他几次逮住黄鳝都让其从手心溜走,好不容易抓稳了一条,立马兴高采烈的往陆子默那边丢了去,并兴奋的笑着说道:“哈哈,看到了没,我抓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