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文学 > 资讯 > 龙门隐婿林立小说完整版阅读

龙门隐婿林立小说完整版阅读

时间:2019-06-12 17:15
《龙门隐婿》是一本非常经典的男频小说,是由作者三杠五写的,书中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林立江欣然的故事。《龙门隐婿》精彩内容有:江欣然知道,穷人和富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不同的圈子是很难相融的,况且在别人看来,林立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谁会跟一个废物交朋友?

龙门隐婿第十章 江文雪受伤

退?为什么要退,你不是急着要用车么?林立很不解道。

我说林立,你知不知道钱很难挣?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挣钱养家有多辛苦?我是要用车没错,但不是非得用这么贵的车,你租台这样的车给我,一天少说也要一千多块钱租金,你说我现在这种情况,全家都靠我一个人养活,公司还欠着银行的债,你一个男人不知道挣钱就算了,在用钱方面还不知道帮我节省一点,当这些钱都是大风刮来的?江欣然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这车不要钱啊,你随便开。林立解释道。

不要钱?哪个把车子租出去不是为了钱啊,林立,你少蒙我,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江欣然眉头紧蹙,一脸严肃地看着林立。

林立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才说这车是租的,现在又说这车不要钱,骗鬼啊?

被江欣然这么盯着,林立顿时感到有些发慌,赶忙解释道:那什么,你不用担心,这车是我朋友的,所以租金会便宜很多。

朋友?林立,我跟你在一起五年了,你有没有朋友我还不知道吗?再说了,能开得起这种豪车的朋友可不是说交就交的,你还在骗我,你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

江欣然知道,穷人和富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不同的圈子是很难相融的,况且在别人看来,林立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谁会跟一个废物交朋友?

此时,江欣然心情很烦闷,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林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哪里变得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但是现在她总算明白了,林立是变坏了,居然敢对她胡说八道蒙骗她了,从前的林立在她面前总是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句虚言,现在是怎样,想造反?

老婆,我真没骗你,不过你也别管那么多了,车来了就用吧,那客户不是三十分钟后到吗,现在还剩不到二十分钟了,这里到机场刚好二十分钟,你现在赶紧去吧,再磨蹭一会就该迟到了。林立说道。

江欣然看了一下表,果然如林立所说只剩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了,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先把车开走再说,回头再找林立算账。

江欣然走后,林立才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有让叶晴送更贵的车过来,否则就算给他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打电话让修理厂的人过来将坏车拖走后,林立也离开了公司,去了之前寄放电动车的那家小店。

因为那家小店能快速充电,所以林立拿到车时,电已经充的差不多了。

随后,他骑车去了一家经常光顾的菜市场,打算买些菜。

一进菜市场,菜摊的老板立马就热情地跟他打起了招呼。

哟,小林,又来买菜啦,还真是贤惠呢。

小林,姐这刚送来了一批新鲜的西红柿,又大又便宜,来一斤呗?

哎,小林,来叔这,新鲜前腿,十五块一斤,叔给你便宜点,十三块一斤。

林立乐呵呵地买好了菜,随后离开了菜市场,和这些菜摊的老板打好了交道还是有好处的,那就是他没钱了可以赊账,等第二天来了再结清。

反正大家都知道林立每天早上都会到这里来买菜,所以也没人说什么。

当然,贤惠这个词虽然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林立已经习惯了,这便是他五年如一日所做的事,买菜洗衣做饭伺候老婆,现在就差带娃了。

唉,也不知道然然什么时候肯跟我生个娃。

林立想到这,顿时觉得有些苦涩,他们结婚五年了,两人却没有同床共枕过一天,从结婚那天开始到现在,他们一直都是分房睡,林立根本没机会。

生娃对于夫妻来说是很平常的事,但对于林立和江欣然来说,似乎变得很遥远。

回到家后,林立见到小姨子江文雪已经在家了,此时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播的是某国的偶像剧。

小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林立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课上完了呗。江文雪看向林立,见到他提着大袋小袋,随后话锋一转道:我饿了,快给我做饭去,我要吃剁椒鱼头。

没买鱼头。

那炖猪蹄。

没买猪蹄。

那可乐鸡翅。

没买鸡翅。

这没有那没有,那你手上那些袋子里装的是什么?江文雪有些不悦道。

一些蔬菜而已,你姐说了,晚上不能吃太多,会胖。林立说道。

我不管,我就要吃剁椒鱼头炖猪蹄可乐鸡翅。江文雪双手抱胸,嘟着嘴嚷道。

呵呵,不好意思,这些都没有。林立皮笑不笑道。

咦?你的脚怎么了,受伤了?

林立看到江文雪一条雪白的大长腿搭在一个凳子上,脚腕上还贴着一张膏药。

关你什么事,快去做饭,要是把我饿坏了,我一定告诉我姐去,让她休了你。江文雪眼睛盯着电视,嘴上却威胁道。

林立直接无视了她的话,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后走到了她面前。

看什么看,女孩子的腿是你随便乱看的吗?小心我告诉我姐去。

江文雪有些嗔怒地看着林立,将那条大长腿收了回来,压在了自己身下不让林立看。

不过似乎是碰到了伤处,江文雪面带痛苦地轻哼了一声。

伤到关节了,来,把脚伸出来让我看看。林立一脸正色道。

都说了不关你的事,你赶紧去做你的饭,我的事不用你管。江文雪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林立,但由于脚上有伤,疼得她很快又坐了下来。

江文雪坐下来后还重重地锤了锤沙发,她很气闷,要不是练舞时不小心受了伤,她现在至于这么狼狈?

你贴这药膏没用,还是我帮你揉揉吧,我知道一些治疗关节损伤的办法,能减轻你的痛苦,还能排淤活血,否则明天你的脚会更加的肿,也会更加的疼。林立说道。

你又不是医生,凭什么帮我看。见到林立是在关心自己,江文雪的态度才缓和一些,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

行了行了,你还是赶紧去做你的菜吧,要是实在受不了我会自己去看医生的。

江文雪死活不愿意听林立的,因为在她看来,林立就是个废物,她对这样一个废物男人是非常抵触的,更不要说让她触碰自己的脚了。

那好吧,我去做饭了。林立点点头,不再说什么,随后便去了厨房。

等林立做好了饭菜出来后,江文雪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林立想了想,还是决定帮帮她,要是因为脚伤耽误了学业可不太好。

江文雪穿的是一条牛仔短裤,修长笔直的两条大白腿暴露在外,一览无余。

不过林立可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而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她脚腕上的伤。

用一些真气温润过江文雪的脚腕后,林立便悄然离开了。

没多久后,江文雪醒来,在闻到桌上飘来的饭菜香后,她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便迫不及待地起身往饭桌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脚还受着伤呢,但很快她便惊疑了起来,睡觉之前她还疼的要死不活的,现在怎么一点事都没有了?

她撕掉了脚腕上的那片膏药,活动了一下关节,发现确实不疼了。

呵呵,谁说这药膏没用的,我这不是好了么?这药膏还真厉害,居然这么快就见效了,下次一定要推荐给我那些跳舞的同学。

江文雪完全不会想到是林立帮她治好了脚伤,暗自嘀咕了几句后,便来到饭桌上吃饭了。

林立从家里出来后,又往公司赶去,因为江欣然刚才给他发了条短信,客户已经安顿好了,让他赶紧来公司拿车还回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