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文学 > 资讯 >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by陈四妹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by陈四妹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12 16:37
作者陈四妹的女生小说《素年锦时紫荆花开》在哪看?白狐文学网为读者朋友提供《素年锦时紫荆花开》小说章节阅读:崔敬贺,你现在可以给你的心上人报仇了,来吧,你打算怎么做,不管是报警还是别的什么,我都接受。”我的语气很是平稳,听不出一丝感情。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第二十章 生病

“紫荆,你别管,我没事,就这么几拳头我还受得了。”孙浩轩说着就想推开我。

我心里很是感谢孙浩轩,可就是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让他在受到伤害,“孙浩轩,这件事情你别管了好不好?”

“不行。”孙浩轩不假思索的的说道。

我刚想再说什么,就听到崔敬贺愤怒的声音,“孙浩轩,乔紫荆是我的老婆,你是不是该知道自己的分寸。”

孙浩轩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紫荆,他说的是真的?你们结婚了?”

我点了点头才说道:“孙浩轩,你走吧!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脸色突然间很是苍白,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受伤,脚步踉跄的离开了,背影看上去分外的孤独、萧索,我此时心乱如麻,根本无暇想孙浩轩为什么这样。

我看着孙浩轩走了,忍着心里锥心刺骨的痛,这种痛不是身上的,而是我的丈夫和父亲带给我的,他们在我的心脏上插下一刀又一刀,直到鲜血淋漓也不肯罢手。

我走到崔敬贺的面前,尽量把头太高,我知道此时的自己很是狼狈,可是我还不想让他看到我的脆弱,我有我的骄傲。

“崔敬贺,你现在可以给你的心上人报仇了,来吧,你打算怎么做,不管是报警还是别的什么,我都接受。”我的语气很是平稳,听不出一丝感情。

“你的脸怎么了?”他答非所问,说着就要去摸我的脸,我竟然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心疼。

他这么恨我,怎么会心疼我,自己真是想的多了。“这个不用你管。”我说这躲开了他的手。

“谁打的?”他脸色很是阴沉的问道,大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气势。

“崔敬贺,你要是给周映雪报仇就尽管来,如果不是,还请离开,我要休息。”

他看我这样,气愤的说道“乔紫荆,你真是不可理喻。”说完摔门离去,防盗门被他摔得震天响。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我卸下了伪装的坚强,身心俱疲的我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歪,倒在了沙发上,泪水顺着眼角无声的流了下来。

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尘世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阿弥陀佛,可是这一生中谁又是我的阿弥陀佛。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睡的特别不踏实,我做了很多梦,梦中都是崔敬贺和周映雪在一起的画面。

迷迷糊糊中只觉得好冷,我想起来,给自己倒杯水喝,可是眼皮似有千斤重,任凭我怎么努力,就是睁不开。我心里清楚,自己是生病了,想挣扎这起来,可是身体一点也不受控制,好不容易坐了起来,可是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似乎听到了拍门声,还有焦急的喊声,可是我却睁不开眼睛。“我是不是要死了?”心里飘过这么一句话,我再次陷入了昏迷中。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目都是刺眼的白,喉咙里火烧火燎的,干的厉害,大脑里有片刻的空白。

“姐姐,你可醒了。”

耳边传来妹妹的声音,我费力的扭过了头,看到了妹妹的脸上还带着泪花。她的眼中有担忧也有为我醒来的喜悦。

我张嘴说道。“紫凌,我没事,不要担心。”声音却是嘶哑的厉害。

“姐姐,你别说话,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再说。”妹妹说着体贴的扶我坐了起来,把一杯凉的温度适宜的水捧给了我。

我一口气喝完了这杯水,嗓子才感觉好了点,“紫凌,是谁把我送来医院的?妈妈知不知道我生病了。”

我的话音刚落,病房的们被推开了,孙浩轩提着饭盒走了进来,看到我醒来,眼里闪过一丝我说不明的情绪。“紫荆,醒了。”

孙浩轩,他怎么会在这里,我一时间有点想不明白。

还没等我和孙浩轩打招呼,妹妹就跟我说开了,“姐姐,要不是浩轩哥发现你生病,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危险,你都烧到四十度了。”妹妹说着眼里又有了水汽,可见我这次生病把他吓坏了。

“紫凌,我不是没事吗。你该去上学了,别耽误了功课。”今天不是星期天。妹妹肯定是请假过来的,再说,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让妹妹知道,他还小,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妹妹本来不想走,还是孙浩轩对她说,他在这里照顾我,妹妹才放心的走了。

我看着孙浩轩眼角还没有散去的淤青,“浩轩,我为昨天的事情向你道歉,也谢谢你救了我。”

“紫荆,昨天的事情你不用自责,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今天的事情也不用你谢我,只请你照顾好自己行不行,知不知道你有多危险,高烧四十度,还是在地上躺着,我要是在晚去一会,后果不堪设想。

他生气的说着,可是那眼神里的担忧,后怕。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故作轻松的说道:“哪有那么可怕,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他有点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再次说道:“紫荆,答应我,以后不管碰到什么事情,记得先照顾好自己,好吗?”

看着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要是自己不答应他,他肯定不会罢休,“好,我答应你,以后保证照顾好自己。”

“记住你今天的话。”他说着,把桌上的粥端给了我,“先喝点粥吧,你身体虚,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我端着那碗粥,有点想哭的感觉,每次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他都是第一个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边吃一边和他闲聊着,才知道他回去后,有点不放心我,打我电话打不通,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微明,就赶了过来,敲不开门,最后还是喊来房东才把门打开了,才发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我。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已经通知了崔敬贺,他等会应该会过来。”说到这脸色明显的不是太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经过昨天的事情,孙浩轩有点变了。

我的心情也瞬间跌入低谷,他会来吗?

|相关文章